给家庭一个机会 重新审视教育的初心

一份关于杭州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调查,曾在家长间流传。

图片 1教育部发布拟定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公开征求意见。

小学生,每天的学习时间在8~10小时,每周一两次的课外培训,平均每周要学习6天,再加上上下学路上的时间,小学生每天的“工作时间”在9小时以上。

8月22日,教育部发布拟定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公开征求意见。规定包括“零起点”教学、小学不留书面式家庭作业、均衡编班、每天锻炼1小时等要求。

初中生,他们可以说是社会上最辛苦的群体之一,每天用在学习上的时间约10小时,如果加上课外补习,初中生平均每天学习达11小时,每周工作6天,是高强度、高竞争,甚至机械繁琐的脑力劳动。

公开征求意见时间截止到8月29日,可通过电子邮件(xiaoguanchu@moe.edu.cn)、自动传真(010-66097346、010-66097809)或邮寄方式反映意见。

对照我们身边的孩子,你会发现,情况并没有好多少。

小学生有哪些负担?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昨天,我们联系了一些杭州的小学生家长[微博]和老师。

这些年,教育部门多次出台减负措施,但无奈的是,校内的负减下来了,校外的加上去了,老师给的少了,家长给的却多了。

家长说:说说素质教育,招生还不是分数说话?

对于减负,社会舆论普遍持赞成态度。可一旦具体到个人,家长、老师甚至学生自己,总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走回老路。

对于“减负”,社会舆论普遍持赞成态度。但具体到个人,家长、老师甚至学生自己,却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走回老路。

减负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路。背后,有深层的思维习惯、文化与经济因素的牵引。

林女士的女儿,今年9月份读一年级。虽然秉承着“让孩子自由发展”的理念,但这个暑假,她还是给女儿报了幼小衔接班。因为林女士了解到,小区同龄孩子,几乎都去读衔接班了,正儿八经地学拼音、数学,提前上小学的课程,有些孩子甚至读了全年的衔接班。林女士还在亲戚朋友里做了一番调查:“朋友的女儿比我家女儿大一岁,班里有些孩子很夸张,在读一年级前,把全年的课程都学完了。这样,不读衔接班的孩子压力就很大,再加上老师教的速度很快,如果学得很吃力就会打击自信心。”还没读小学,压力就来了,林女士感觉自己和孩子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走,心里堵得慌。

中考的压力,高考的压力,就业的压力,在一层层前推。在重压之下,一部分家长把对孩子未来职业生活和经济社会地位的期望转化为对子女学业成就的期望。

“不要说平时了,暑假都很忙。”王女士说,儿子马上要读六年级了,面临小升初,除了学校作业,还报了奥数培训班、英语辅导班、二胡课,暑假满满当当,“他的几个同学也差不多。说说是素质教育,但现在的招生方式,最后还不是分数说话?分数可以说决定了孩子的命运,到初中基础不好,考进‘前8所’无望,基本上好大学也无望了。就业竞争越来越大,孩子该怎么办?”

教育,何时能回归到原点,真正为了人的发展打好基础?

有一份调查显示,小学生的到校时间约为7:30~8:00,放学时间约为下午2:40~5:00,家庭作业时间集中在1小时左右。这样推算,小学生每天的学习时间是8~10个小时,再加上家教、课外辅导一到两次,算上上学、放学路上的时间,小学生的“工作时间”在9小时以上。一个年幼的孩子,每周学习的时间比成人的工作时间还要长,还要顶着压力,而且没有自由、没有激励,难以持续地奋力拼搏。

在采访中,我们发现,不管是孩子还是家长,生活和心态都开始有了变化。很多人的焦虑切切实实得到了安抚,让一直“冲在路上”的状态慢下来,重新审视自己教育孩子的初心,慢下来,让孩子看看生活里的风景。

老师说:考核机制不变,孩子的负担就很难真正减下来

有位妈妈说,不能改变社会,但可以改变自己,就从内心深处,改变几十年里已固化的观念。“整个社会风气改变了,不再一味追求名利、地位,让每一个劳动者都有尊严地幸福生活了,教育才会变化,才会有真正的教育。”

杭州天长小学的王林慧老师,刚刚带完一届毕业班。她的感触是,小学生的压力最主要源自小升初。“就目前来看,学习成绩还是作为热门民办初中的主要标准。” 如果小升初的政策不改变,这种压力很难降下来。学校的课业不多,但班里有一半以上的家长会让孩子为升学读很多课外班,这也是处于升学年龄孩子的一个普遍现象。

搞教育的,其实是在理想和现实中徘徊,所做的努力,都是希望能尽快和理想近一点。这个过程可能很艰难,肯定也会有反复,但希望曲折的一路,指向的是理想的方向。

春芽实验学校的王红霞校长说,升学的压力一层层往前推,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家长会希望孩子小学阶段就能在知识学习上有明显增强,“为了初中轻松而增加孩子在小学时的负担”。

本文由最新澳门网站网址游戏发布于成功案例,转载请注明出处:给家庭一个机会 重新审视教育的初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